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

今日品牌網

房產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房產 > 調查 > 正文

在高速公路上漂流|戰疫日記

時間:2020年02月21日???來源:網絡轉載

在高速公路上漂流|戰疫日記

在高速公路上漂流|戰疫日記

疫情時期,人從哪里來變得非常重要。50歲的肖紅兵說自己是從「非疫區」來的,他指的是自己的那輛輕型貨車。車內居民1,健康。

貨車不僅是「非疫區」,也成了他暫時的「家」。他大概是公共衛生專家會贊揚的聽話市民,幾天幾夜不離開自己的「家」,主要吃泡面為生,不與人隨意來往。

「家」的前面是醒目的鄂M3B350,這成為了他無法出「家門」的原因。他早在1月7號就離開湖北天門前往外省送貨。但從大年初一到初五因為一個「鄂」字,他像一艘漂浮在大海中的小舟,找不到??康牡胤?,每到一個港口,岸邊的人們會把他推回海的中央,他被隔離在大海中孤獨地漂著,風浪兇險,他不敢休息。

他在高速公路上漂流了四天四夜。人們總是跟他說,「回你家去吧」,這里指的是他真正意義上的家,在湖北天門市。沒人在意他到底怎么才能回到天門,出于信息上的隔離,肖紅兵也不知道湖北的高速到底是什么時候封的,武漢和湖北的疫情到底是怎樣的發展軌跡,也不曉得他所在的外地是否有專門接納湖北人的酒店——就算有,他也不會舍得去住。他只是從人們對他和他寫著「鄂」的貨車的排斥態度中意識到天門正在變得模糊,成為了手機導航里一個無法抵達的終點。

昨天,一條肖紅兵在漢中北高速服務區被收留后哭訴自己「太累了」的微博引起了公眾的關注。事實上,服務區已在昨天為他安排了類似于賓館標間的客房,他終于能四肢張開地躺在床上睡覺了?;丶視簳r變成了一個不那么急迫的事情,令他更發愁的是,在疫情看起來無法很快結束的未來,他將怎樣用這臺鄂開頭的貨車去支撐他真正的家——無業的妻子,脆弱的父母和即將升入初中的兒子。

以下是肖紅兵的自述:

1

我是1月7號離開湖北的。當時接了從湖北荊州到浙江義烏的單,800多公里,跑一天一夜就到了。我靠跑貨車養家,想多掙點錢,不想跑空車,到一個地方就會停下來,在車上睡,等著新的訂單,再去往下一個城市。

我在貨車幫APP上面接單(類似貨車版滴滴),貨少司機多,有時也得搶單。我從義烏又送貨到貴州,兩天兩夜,在貴州等了一天單,到了湖南湘潭,之后又回到了義烏。每隔3-5天,我會找一個小鎮,在小旅館里開一個小時鐘點房,洗個澡換個衣服再走。離開義烏后,我前往深圳,1700多公里,三天三夜。因為貨車單子都會簽合約,要在規定的時間內把貨送到目的地,所以我盡量跑的時間長一點,休息時間短一點,睡覺就是在車里。

每到一個地方,我會給家里人發一個定位,讓他們知道我在哪。我跟他們說盡量不要給我打電話,因為我在開車,手機在導航,所以聯系的話都是我給他們打電話,他們就知道我在休息了。這期間我們通話,他們說武漢那邊發了一個呼吸系統的病,挺嚴重,好多人都不往那邊走了,我說我不在武漢,那時候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新型冠狀病毒,就是隱約聽說。平時我也沒有時間看新聞,一天都是在路上跑,手機在導航,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肯定抓緊時間休息,休息完了就看看能不能接到下一趟活。

我在深圳等了一天,拉了一車的貨到福建福州。在福州,我本來打算回家過年了,有一個老板說,有個到四川的活,很急,找不到車,能不能幫幫忙,給我多加200塊錢,我就同意了。臨走前,老板給了我十幾個口罩、一罐紅牛和一些手套,說「你會用得著」,當時我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。

在去四川的路上,新的一年來了。抵達四川達州開江,大年初一,下高速的時候,我開始感覺到「鄂」開頭的車牌號帶來的影響。高速路口有警察和穿著防護衣的人,我看他們都戴著口罩,我也把口罩戴上了。他們看我是湖北的車牌,就做了登記,我問他們什么情況,他們就說了一下,現在要嚴控外地車輛。

到了目的地卸貨,我發現二十多米外有七八個年紀比較大的人,在那望著我的車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況。過了一會來了兩個警察,一男一女,問了我的情況,看了我的證件,我這一路的高速發票都保留著,就跟他們解釋,我不是從湖北來的。

他們調查了一下說沒有問題,沒事,你盡快離開就行,我說,什么情況?警察說,我們在你還是安全的,但現在老百姓對湖北這邊比較敏感,你自己小心一點,我們走之后你盡快離開。我說謝謝你們,他們就走了。

推薦信息
现在什么是最赚钱的软件 买一千块股票亏了两千 股市行情分析 南洋股份东方财富股吧 福彩的好运快三违法吗 快3买和值中奖多少钱 股票市场的技术分析 山西快乐10分杀码公式 天津11选5规则 天美棋牌最新地址 好公司好股票推荐